首頁 >>

70年崢嶸歲月丨我與三峽日報

2019-06-19 07:43 來源:三峽日報 責任編輯:李敏

致讀者

  70年前,作為宜昌黨組織的機關報,她在解放戰爭的隆隆炮聲中誕生。那時,她的名字叫作《宜昌日報》。

  70年來,她伴隨新中國的建設歲月一起成長,沐浴改革開放的春風發展壯大,在新時代的征程中砥礪前行,她的名字也隨著時代的變遷幾度易換,從《宜昌日報》到《宜昌報》,再從《宜昌日報》到《三峽日報》。

  70年,駐足回望,感謝所有曾給予她關愛、支持,為她奉獻過青春與激情、智慧與汗水的人們。

  70年,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,繼續前行!

  這些年,因‘她’而至的美好 ■顧鵬程

  “崢嶸歲月”四個字,勾起了過往的一些思緒。年歲漸長,思維惰性日深,難得有霎時的觸動,給了梳理回憶的借口。

  2011年,參加工作之后初識《三峽日報》。那時的自己,還帶著考研二戰失敗后的不自信,雖有幸通過省考走上公務員崗位,在山區鄉鎮一個科室工作,但彼時看報,猶伴著一份陌生和懵懂,多是走馬觀花地瀏覽,或是浮光掠影地掃視,常常覺得報上刊登的太多事情,都遙不可及。

  鄉鎮里的前輩講,很多人靠寫作出人頭地。這句話給了迷茫中的自己一絲寄托。身為工科生中的語文愛好者,對寫作也還有那么一點迷之自信。而當時這個承載我精神寄托的載體,便是《三峽日報》。

  誰想,一篇篇自鳴得意的稿件投去竟石沉大海。于是,對《三峽日報》的印象在遙不可及的基礎上,又加上了高山仰止。

  轉機是在我的一位高中同學被報社派駐到記者站來。

  當時的我,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,帶著對稿件屢次被否的不解,屢屢虛心求教。猶記得,自己精雕細琢、引以為傲的稿件被他百般“嫌棄”。那種挫敗感,時至今日依然記憶猶新。而之后他老氣橫秋地對我“耳提面命”,又讓我撥云見日、豁然開朗。

  在其指點下,我的稿件開始接二連三被《三峽日報》采用。于是便有了人生中的又一個第一次——在報紙上發表自己的署名稿件。那是一個不到200字的小豆腐塊,卻讓我欣喜了好久。當時我找樓上樓下的同事收集了好多份當天的報紙,還帶回去一份給爸媽分享。甚至還做了個小動作——托朋友悄悄把送給鄉鎮黨委書記的那份報紙拿出來,把發表有我稿件的那一面折起,放在最顯眼的位置。雖然之后并沒有得到事先期待的表揚,但那種欣喜讓當時的自己徜徉許久。

  逐漸熟悉“套路”后,又陸陸續續在《三峽日報》上發表了多篇通訊。每次拿到報紙后,我都會對照發表的稿子,與原稿逐字逐句比較、揣摩,很感謝認真負責的編輯們對當時稚嫩文字的包容與斧正,讓我從這一篇篇小通訊中獲益良多。

  不久后,《三峽日報》開辟了一個“走進基層人物”專欄,需要千字左右的通訊稿。我自告奮勇當起了通訊員。在我的筆下,舍小家為大家的女村支書、幾十年如一日的基層民警、畢生投入教育事業的鄉鎮中學老校長等一批基層的鮮活榜樣,先后通過《三峽日報》廣為人知。我從中收獲了參加工作以來的第一個嘉獎:全縣優秀通訊員,也因此進入了縣委辦的考察范圍,雖然后來因種種原因未能成行,但對一個一年到頭見不到幾次書記鎮長的計生工作者來講,已十分難能可貴。更是借著日報這個平臺,在工作剛剛起步時,鍛煉了自己、磨礪了自己、展示了自己,也給了自己后來從鄉鎮一步步走出來的最大“倚仗”。

  回首往事,逝去的歲月談不上崢嶸,但與《三峽日報》交織伴生的回憶卻充滿著平淡中的驚喜,讓人忍不住回味、禁不住相思。(作者單位:宜昌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)

  暖心的三元稿費單 ■徐進

  剛參加工作那幾年,雖然忙忙碌碌,看似很充實,但內心其實挺空虛的。那時,電腦的熱賣,就像一場春雨,沖灌著渴望新奇的人們。

  網上玩游戲、聊QQ、斗地主、打臺球、搓麻將……一陣新鮮感過后,在虛擬世界待的時間久了,竟越發感到失落。

  因晉升職稱需要,我報名參加了計算機培訓,學會了基本的編輯、發電郵等操作。一次,在網上搜索時無意中進入《宜昌日報》電子版,看到了“教育周刊”。讀完每期的話題討論,我對老師們關于教育的思考有了一些新的認識和體會。他們探討的話題,其實就發生在我的身邊,甚至滲透在自己生活的點滴中。我也暗下決心,要在《宜昌日報》上發一篇這樣的文章。

  記得有一期教育話題是“怎么看待課外補習”,我一口氣寫了兩篇,每篇大約一千來字。在認真比較之后,我決定只投一篇,題目是《參加課外補習應遵循三原則》。通過電子郵箱,我懷揣著憧憬把自己精心創作的第一篇稿投了出去。

  由于心里沒底,既害怕失望又懷抱希望。這樣的心情伴隨我度過了十幾天。

  終于,奇跡出現了。一天上班時,心里正惦記著投稿的事,學校辦公室主任將一張匯款單遞了過來。我感到很驚詫,正要問個究竟,主任喜笑顏開地說道:“你的稿費單!”

  我將信將疑地接過來一看,的確寫著我的名字,下面打印的匯款地址是“宜昌日報社”。

  “三塊錢的稿費也得給你寄來,這是你的勞動成果!”主任笑著說。

  雖然錢不多,但那一刻我卻抑制不住心花怒放——我的第一篇文章在《宜昌日報》發表了。

  幾天后,收到樣報,我迫不及待地打開,看到了被印成鉛字的自己的名字。這次的教育話題討論,共選用了五位老師的觀點,雖然都只有100多字的篇幅,但都是精言粹語。

  在同事們或褒或貶的評論中自我滿足了幾天,我逐漸平靜下來。不再羨慕別人玩什么更新潮的游戲累積了多少分,也不再關心同事們談論的正如火如荼的“流行風”,我的內心只被這三元稿費填滿,感覺踏實而美好。這份暖暖的禮物,激勵著我不斷在空閑時間閱讀和寫作,也催開了寫作道路上的鮮花朵朵。這些年來,我不僅在《三峽日報》上發表了一些散文,還在《中國教師報》《教育導報》《湖北教育》《湖南教育》《河南教育》《北京教育》《山西教育》等行業報刊上發表了幾十篇教育教學論文和隨筆,不知疲倦地投入到對教育教學的細致研究中。

  再回首,正是當年在《宜昌日報》一次小文章的發表,激起了我的創作和研究興趣。正是這三元稿費單驅走了我的空虛,讓我看到了生活中更多明媚的陽光。(通聯地址:長陽土家族自治縣榔坪鎮秀峰橋小學)

  難忘文學路上第一步 ■李華章

  我同《三峽日報》的緣分起于上世紀70年代初,當時她的名字是《宜昌報》,對開四版,但小報不小,既是黨的喉舌,又是百姓矚目的窗口。

  從中學時代起,我就做著“文學夢”,后來考取了華中師范學院中文系。我們那一屆同窗六個班180多人,成為專家學者教師教授的,比比皆是,成績卓絕;而最終成為作家的,寥寥無幾,鳳毛麟角。所以,我特別感謝《三峽日報》幫我邁出文學路上的第一步,幫我圓了“文學夢”。

  1971年底,我從宜昌二高調入市文教局文藝創作組工作。這是為紀念毛澤東同志《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》30周年而成立的創作組,主要任務是修改革命現代京劇《茶山七仙女》(后改名《茶山姐妹》)。創作組四人先深入五峰茶鄉體驗生活,單獨活動時,我便躲在天池河中大巖石上學習寫詩。

  記得我創作的第一首詩《隊長的禮物》,我是懷著忐忑的心情送給林永仁編輯的。他瘦瘦的身材,和藹可親,很有長者風度和學者風范。離開報社后,一直想著稿件會不會石沉大海。出乎意料,沒過多久,拙作于1972年2月21日的《宜昌報》發表了,我暗自高興了好幾天。創作組一位同事說,這樣的詩,我一天可以寫幾首。對此,我沒有生氣,但內心卻升起一股上進的力量。

  時隔半月,3月7日《宜昌報》推出我的第二首詩——《買鞋》。編發此詩的責編是嘯海,高高的個子,鄉音很重,不時搖頭晃腦,富有詩人氣質。當年5月23日,《買鞋》被《湖北日報》“山花爛漫”副刊轉載,作為紀念“延座講話”30周年征文選登。這對我來說,是極大的鼓舞。

  我的創作是從寫詩和評論開始的,這些年已在全國各地報刊發表詩歌100多首、評論200多篇。后來我雖沒有成為詩人和評論家,但這些積累對我鐘情的散文創作是大有裨益的,增添了重要的文學元素,多了一些詩性,鋪墊了堅實的底子。

  回望過往,若沒有當年《宜昌報》編輯們的熱情培育和扶植,也許就沒有我后來的第二步、第三步。我永遠感激《宜昌報》《三峽日報》及其勞苦功高、樂于做嫁衣的編輯老師們。他們是文藝園地里一代又一代的辛勤園丁,在三峽宜昌這片沃土上澆灌出工人詩人黃聲笑、農民詩人習久蘭等,使他們沖出宜昌,走向全國與世界!“挑山擔海跟黨走”“大山里的歌”等膾炙人口的詩作至今還在傳唱。正如知名作家劉醒龍所說:“一萬個人寫寫畫畫,最終只有一個人的作品被流傳,這才叫文學。”

  在慶祝《三峽日報》創辦70年之際,謹向他們致以深深的敬意。那曾經幫我圓夢的地方,幫我圓夢的伯樂,將永遠烙印在我的心底。(作者單位:宜昌市文聯)

  選報頭 ■楊萬梅

  2005年7月22日,中共宜昌市委決定,將創刊56年的《宜昌日報》更名為《三峽日報》。

  接到批文后,報社黨委就相關工作進行了多次研究部署,決定在《宜昌日報》《三峽商報》等全國300多家地市報和《長江日報》《書法報》發布啟事,公開征集三峽日報報頭報徽。征集件的接收、整理、初選等工作,由報社新聞研究室負責。

  截至當年11月22日,報社共收到1432人發來的設計稿,其中報頭稿1588件,報徽稿556件。參與投稿的大多是全國各地的書法愛好者,既有工人、農民,也有學生、軍人等。其中年齡最大的80多歲,最小的不到10歲,他們用滿腔激情抒發著對《三峽日報》的美好祝愿。

  征集工作結束后,對參選作品的初選開始了。一天,一幅恰似毛澤東手跡版的“三峽日報”報頭作品出現在眼前,我頓時驚呆了。作品俊逸典雅、肅穆大氣,仿佛毛主席親手揮毫提筆為《三峽日報》所寫,剎那間指點江山、激揚文字的雄渾氣魄就在眼前。我興奮地拿起設計稿,站在辦公室里大喊:“就是它”。同事譚家申聽到我的喊叫,循聲看過來,兩眼放光:“沒錯,就是它”。這個“它”就是列為序號1,被專家和讀者普遍認可,并經市委批準現在使用的《三峽日報》報頭。

  隨后,報社組織專家分三輪以無記名投票方式確定了10件作品,并在《三峽日報》和《三峽商報》予以刊登,向社會廣泛征求意見。四天時間,收到回執624份。綜合專家和讀者的意見并上報市委批準,最終確定使用1號報頭和2號報徽。

  風雨兼程七十載,傾注了報人太多的心血和汗水。借此機會,發自內心地為曾經做出貢獻的老同志們點贊,為三峽日報人的堅守與創新、改革與發展點贊,為三峽日報更加美好的明天點贊!

  《讀者來信》給我的啟迪 ■劉光明

  大約是1979年5月,我在了解到當時農村生產隊農業機械管理不善的情況后,給宜昌日報社寄去一篇《建議加強農村機械的管理》的稿件。幾天后,稿件在該報《讀者來信》欄目刊出了,報社編輯給我寄來一封回執,肯定了我的建議,并希望我以后多投稿。

  在此之前,我經常給枝江廣播站投稿,一度以為《宜昌日報》門檻太高,不敢企及。沒想到第一次鼓起勇氣投稿就受到“禮遇”,一下子拉近了我和報社的距離。此后,我隔三差五給《宜昌日報》投稿,積極性完全被調動起來了。特別是上世紀90年代初期,我在白洋鎮政府辦公室工作,接觸面廣,新聞素材多,投稿、見報的機率也隨之多了起來。閑暇之余,還偶爾寫點文學作品投給《西陵峽》欄目。記得在1993年春節前,《宜昌日報》開辟了一個征集春節文藝活動演唱材料的專欄,我寫的采蓮船詞《農家十二月》被刊登,并參加了報社內部的“賽報”活動,得到了業內人士“內容豐富,語言樸實”的評語。

  那些年,我以為報社寫稿為榮,在當地小有名氣。不少領導和群眾都愿意將有價值的新聞線索和我通氣,宜昌日報社也成了我在城區的落腳點,不少領導和記者都成了我的朋友。是報社拓寬了我的視野,提升了我的寫作技巧。

  前幾天,我到長陽參加一位長親的葬禮,被當地“只送情,不送錢”的新風所感動。我本試圖去送“份子錢”,親戚卻說:“請你不要壞了我們的規矩”,頓時讓我感到無地自容。

  長陽之行提醒我,能不能再給報社寫個《讀者來信》呢!(通聯地址:伍家崗區伍臨路11號)

 

“崢嶸歲月·我與三峽日報”征稿啟事

  今年8月9日,是《三峽日報》(前身為《宜昌日報》《宜昌報》)創刊70周年。70年來,《三峽日報》作為中共宜昌市委機關報,在解放戰爭的隆隆炮聲中創刊,伴隨新中國的建設歲月一起成長,沐浴改革開放的春風發展壯大,在逐夢新時代的征程中砥礪前行,努力成為讓市委放心、讀者滿意、專家認可的新聞輿論主陣地。

  為了紀念一起走過的日子,更為了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、繼續前進,三峽日報編輯部決定,開展“崢嶸歲月·我與三峽日報”征稿活動。

  一、征稿時間:2019年6月11日至7月15日。

  二、征稿對象:

  1.《三峽日報》各個時期的讀者、網民、博友、訂戶、用戶;

  2.《三峽日報》歷代通訊員;

  3.在《三峽日報》工作過的歷代報人;

  ?4.其他所有關心《三峽日報》成長的干部群眾。

  三、征稿要求:

  1.內容真實,情感真摯,健康向上;

  2.小口切入,細節說話,文字生動;

  3.形式多樣,體裁不限,回憶錄、散文、詩歌、書法、音樂、題詞、繪畫、攝影、雙微寄語等均可,文字不超過1200字。

  4.來稿請注明作者真實姓名、單位、地址、聯系電話等。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;聯系人:阮仲謀(13972581668)。

  征稿從6月中旬起在三峽日報“崢嶸歲月·我與三峽日報”專欄擇優刊發,并在三峽日報微博、微信平臺擇優展示。征稿結束后,將對所有應征作品擇優匯編成冊,向社會各界免費贈閱。

三峽日報編輯部

2019年6月11日

熱點專題
nba比分战报 老快3 体彩黑龙江6+1 中体网即时指数 七乐彩开奖号码直播 变王牌 内蒙古快三一定牛开奖查询 黑龙江快乐10开奖结果 nba比分直播网 大众麻将的打法 20131104天下足球直播 时时彩后二百分百稳赚 二人麻将必胜技巧玩法 澳洲幸运5 广东快乐10分最快开奖结果 网上刮刮彩 天津时时彩微信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