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深麥苗壯——長陽脫貧攻堅一線年輕干部成長記

2019-06-27 08:26 來源:三峽日報 責任編輯:李敏

  脫貧攻堅的主戰場,正是干部作風的大考場。

  從“白面書生”,到黝黑小伙;

  從城里“大小姐”,到“巴肉的幺妹兒”;

  從講著普通話的“外地娃”,到走村串戶的扶貧“主心骨”;

  他們,是朝氣蓬勃、干勁十足的“85后”、“90后”;

  他們,與群眾同吃同住同勞動,追尋的是老一輩不忘初心的精神,展現的是新一代牢記使命的擔當。

  仲夏時節,記者來到國家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——長陽土家族自治縣蹲點采訪一線年輕干部,跟蹤觀察他們如何愛農村、知農事、懂農民,用黨建活力激發脫貧動力。

  跟著“定盤星”,辦事就齊心

  ——鄭星鑫的故事

  從長陽縣城出發行駛近4個小時抵達璞嶺,走進村委會,村黨支部書記鄭星鑫迎面而來,印象中白凈高瘦的小伙子,曬得黝黑,讓人差點“看走眼”。

  2018年1月7日,鄭星鑫從縣直機關被選派到這里擔任駐村第一書記。三年前,他曾隨縣里的工作隊來過該村,“坎崖、草屋,老一輩人半生難上一回集鎮。”這一切,刷新了他對“貧困”的理解。

  大山里的第二場大雪鋪天蓋地,從都鎮灣鎮上到璞嶺村原本一個半小時的車程,鄭星鑫掛著防滑鏈開了5個多小時。白茫茫的積雪一腳多深,路上連個車輪印都沒有。行至只有一車寬的沙坡,一個陡坡彎道,車子差點滑下一旁近百米深的陡崖。開到雪山坪,有群眾攔住他,“雪大路滑,開車危險,等雪停了再走吧!”“還是得早點到山上去。”鄭星鑫沒有放棄。

  上任第一周,召開黨員代表大會,大伙兒拋出了一堆問題:“小鄭書記,山上凌大,茶葉凍死了”“八組的安全飲水怎么辦”“易地扶貧搬遷后續產業怎么發展”……

  “問題如麻必須解。只有支部戰斗堡壘真正‘戰’起來,群眾才有盼頭奔頭。”座談會開到夜幕降臨,鄭星鑫帶著大家站在雪地里,面對黨旗宣誓:“牢記初心,真心為民,甘作表率加油干,脫貧致富奔小康!”

  58歲的張登國黨齡28年,在他的號召下,兩個兒子出資支持老父親,在村里發展起了新產業——中藥材貝母種植。試種成功后,由張登國領頭的“漆家老屋黨員主事示范片區”應運而生,帶動周邊十余農戶發展貝母50畝。

  村里的30多名無職黨員也各司其職,建起了堰塘坪支部主導茶葉產業區等十個黨員示范片區,每個片區選取1名有能力的黨員或村民作為“主心骨”,帶領鄉親們一起謀發展。

  鄉親們說,有黨支部這個“磨芯”,大伙都放心。“困擾八組多年的安全飲水難題解決了,201戶的危房改造落實了,3500畝的茶園應春開摘……”村干部說,“跟著鄭星鑫這個‘定盤星’,我們辦事齊心。”

  “公道、直巴、刻苦”,這是鄉親們對鄭星鑫的評價。貧困戶老覃感嘆:“黨員上門比我自己兒子還勤便些!”

  去年,村兩委換屆,鄭星鑫從老支書手里接過棒,從駐村第一書記成了村黨支部書記。

  黨群關系真正擰成了一股繩,璞嶺村發生了翻天巨變。發展建設茶葉3516畝,高山藥材4300畝,小水果3100畝,人工種草5000畝,年加工2000噸的璞紅茶順利投產……

  【蹲點感言】一個支部就是一座堡壘。群眾最喜歡吹糠見米,抓落實就是支部核心戰斗力。從“白面書生”到黝黑小伙,變的是膚色,得的是群眾的心。找準路子,拿定盤子,人心暖了活絡了,工作自然水到渠成。

  老中青傳幫帶,尖角石也能砌培坎

  ——田從旭的故事

  還有4個月不到,巴東小伙田從旭就到長陽工作五個年頭了。從馬坪村第一書記到秀峰橋村黨總支書記,“為人正直,待人熱情,甘于奉獻。能夠融入到群眾中去。”這是榔坪鎮黨委書記覃立勝對這個“85后”的評價。

  2017年初,田從旭從鎮政府選派到馬坪村任第一書記。第一天報到開會,幾個干部因為一項工作的落實,就拍桌子爭論了起來,不歡而散。

  村兩委班子5個人,平均年齡45歲以上,最大的近60歲。涉及手機電腦等新模式的工作大多停擺。年輕人的到來,讓期盼新生力量的老支書覃萬丙欣喜不已。初來乍到,生活沒著落,老支書就領著田從旭回家吃飯。

  拍視頻、學電腦……過去幾乎癱瘓的微信工作群“重啟”,老支書學著摸索,主動發動態發安排。

  “村里哪些年輕人在家?”“您覺得誰不錯?”這成了田從旭走訪貧困戶的必加題,在村黨支部的支持下,他開始尋覓“新鮮血液”培養年輕后備干部。

  20多歲的譚江坤因家庭原因放棄上大學,在家放羊,田從旭觀察后,鼓勵他參考成了后備干部。

  去年10月,村里兩委班子換屆,一個活力十足的年輕班子“成團”,5個成員最大的39歲最小的24歲。

  “他們現在讓我壓力大呀!”去年底到任秀峰橋村黨總支書記的田從旭打趣說道,新班子成長很快,如今馬坪村不少工作打了“翻身仗”,在全鎮領先。

  到秀峰橋村半年多,田從旭又發展了兩個年輕的后備干部。

  從57歲的單身貧困戶老付家步行40多分鐘回到村委會,田從旭鼓勵著年輕干部,“再加把勁兒,他思想松動了。”為了勸老付從不通公路的山溝危房搬到院子安置點,大伙兒已陸續跑了一個禮拜。

  晚上,和遠在巴東野三關妻子幼女視頻聊幾句,是田從旭每天最大的安慰。身處脫貧攻堅一線,雖然只有半個多小時車程,但最忙時他兩個多月才回去匆忙看了一眼。

  【蹲點感言】從群眾中來,到群眾中去,從摸爬滾打到傳授經驗,受的是磨練,得的是新生力量。一代代的傳幫帶,讓年輕人有奔頭、有干勁、受重視,薪火相傳繼往開來。

  凡事不過夜,決不允許“等哈兒”

  ——龍潭的故事

  駐村苦不苦?扶貧累不累?壓力大不大?龍舟坪鎮厚豐溪村黨支部書記龍潭給出的答案是:“群眾工作,其樂無窮。”

  今年元月,這個黃岡小伙兒從縣委組織部選派到厚豐溪村任黨支部書記。年輕的機關干部,扛起一個村子的脫貧重任,能行嗎?

  初來乍到,鄉親們和村“兩委”班子對這個講著普通話,帶著黑框眼鏡、白白凈凈的小伙兒打了個問號。

  “把群眾的事兒當咱自家的事兒,沒啥干不好。”龍潭的老領導、縣委組織部部長楊五一勉勵他。

  到村第一周,龍潭走訪了村里所有黨員,“抓黨建促脫貧,才能凝聚脫貧攻堅的強大力量!” 一圈跑下來,既得到黨員的認同,還把周邊極貧戶的基本情況摸得清清楚楚。

  黨員心齊了,龍潭組織村黨支部“打開大門開屋場會”。“思想不通百擂無用,思想一變活力無窮。”十余屋場會開下來,老書記黃支芹把心揣到了肚子里。鄉親們也對這個年輕的外來書記刮目相看,“村里情況一擺,曉得當家難;上面政策一聽,眼睛亮了!甩開膀子干起來!”

  為了跟群眾打成一片,龍潭又帶頭聯系最窮最邊遠的貧困戶,學著用蹩腳的本地方言,和群眾噓寒問暖嘮家常。

  遇到問題一一記在本子上,回來就和村“兩委”班子一起研究,“凡事不過夜,決不允許‘等哈兒’‘捱兩天’”。

  最遠的一戶在方家坪,車子底盤磕了好幾回,終于開到山下,再沒了路,順著羊腸小道爬上去,3個多小時后,終于來到貧困戶覃立祥家里。

  土坯房,空蕩蕩的沒有一件像樣家當,老伴是重殘疾,一家人苦于深山致富無路,覃立祥也曾考慮“挪個窩”,又猶豫不決:搬到山下沒有生產資料怎么辦?

  看到覃立祥屋場外的十幾籠蜂箱,龍潭買下20斤蜂蜜,發到微信群,半個小時后,十幾籠蜂箱被“包圓”。

  “山下交通便利,可以養蜜蜂、種茶葉,陽坡還可以養牛養羊,村里給你找合作社兜底收購,難道不比山上好?”

  心里有了底,覃立祥當即決定下山。

  危房改造是脫貧攻堅的“硬骨頭”。龍潭帶著村“兩委”班子和駐村工作隊,和群眾一道上嶺爬坡實地調研,一戶一戶做鑒定、拍照片,一平一平算工程造價。一周內,39個應改戶簽了協議,7個農戶開始動工。五組楊廷柱簽完協議兩天,挖機進場,舊房鏟平;六組覃曉東,簽協議第二天,瓦就進了場;五組方大美、李有財,一周主體工程完成大半。

  脫貧攻堅一線的磨煉,培育了一大批優秀年輕干部。去年,長陽把全縣154個村的696名“兩委”班子成員逐個分析分類后,又將1186名在職村干部和擬進村“兩委”班子初步人選三輪“過篩子” ,網羅村后備干部人數306名。去年底,全縣“村兩委”換屆,有251名“80后”進入“村兩委”班子,其中32人任主職;90后有38人,2人任主職。大堰鄉千丈坑村駐村第一書記趙芙蓉,下鄉摔傷了腿,依然杵著拐杖宣講政策。賀家坪鎮中嶺村駐村第一書記陳鳳婷,城里的姑娘進村,第一次住農家、干農活兒,最后成了村民口中“巴肉的幺妹兒”。

  “基層是最好的課堂,群眾是最好的老師,黨建是看得見的生產力。” 長陽縣委書記趙吉雄介紹,以黨建選才集才,以黨建督才激才,干部扎根一線,一名黨員一面旗,激活了脫貧攻堅一池春水。

  【蹲點感言】工作做到群眾心坎上,黨群一心有力量。從外地小伢到扶貧主力,學的是方言,得的是一方信任。群眾的能量一旦激活,迅速顯現出戰天斗地、改天換地的強大動能。

熱點專題
nba比分战报